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番茄小说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 第十八章 逃命(上)

第十八章 逃命(上)

    跟黄东来这种半路出家、全靠师门帮衬的半吊子不同,隼人的道行虽然也不高,但他怎么说也是阴阳师两大宗家之一的后裔,很多东西他都是从儿时就学起来的,底子非常扎实。

    因此,隼人的能力,在各种地域环境下都适用,哪怕你今天把他送到北极去,也不影响他施展本领。

    且说眼下,隼人口中默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真言,其双手也配合着口诀把这九个字所对应的手印逐个结了一遍。

    而这个过程呢,需要将近十二秒……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说了:我看那个《Naruto》里面的忍者结印,快得都跟鸡爪疯似的,一秒就能结两三个,怎么到了隼人这儿要平均一秒出头才能结一个啊?

    那我只能告诉你,动画的画面想放几倍速就几倍速,现实里人的动作可不行啊。

    不信您自个儿去查几个九字真言印的结法,现实中这些手势你能在保证准确的前提下两秒内切换一个已经是很快很熟练了,一秒三个印你手抽筋了也结不出来啊。

    再者说,这九字真言不但要手上结印准,施术者口中念诵的字、还有心中的意志,也要和手印同时配合上,达到三位一体,才能发挥出威力,所以就算有人手上真能快到一秒三个印,意义也不大。

    “嘎——”

    十二秒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反正这期间已足够那个扔出了一把菜刀的山姥提着其手上的另一把菜刀逼近过来了。

    眼见这怪物嘴里发着怪声快速袭来,孙亦谐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去正面硬刚,但他余光一扫,见黄东来还在跪地吐血,隼人还在施法读条,好像也只能由他来抵挡一阵了。

    没办法,孙亦谐一咬牙一跺脚,也不管有用没用,一把石灰粉先甩出去,然后就将三叉戟一挺,追着粉尾就朝前一劈。

    而那山姥呢,由于它外形恐怖、力大无穷,所以过去的大部分受害者仅仅是看到它出现,就已两腿发软、屎尿齐流,还能迈开腿逃跑的都不多,更别说还手了。

    可今天,它偏偏就遇上孙亦谐这么个还手的,而且还是用石灰粉这种卑鄙的手段开道,这无疑打了山姥一个措手不及啊。

    咱上回书刚说过,山姥的脑袋和躯干都比常人要大,那脑袋大,五官自然也大,也就是说……它的眼睛也是非常大的。

    那一双赤红的鬼目,都快赶上小孩的巴掌大小了,且根本没有眼皮,一直就这么瞪着,此刻它的双眼被石灰粉这么一糊呢,那就是四个字——效果拔群。

    就连孙亦谐也没想到,他的兵刃都还没到,那山姥就被先到一步的石灰粉糊得惨叫一声,踉跄后退。

    但也正因如此,孙亦谐的劈斩也落了空,刚好斩在了山姥前方两步的地方。

    同一时刻,社殿另一角,被击飞的重藏这时已经缓过气儿来了,他一看远处的三人正在和刚才忽然冒出来袭击了自己的妖怪对打,脑中立马整理了一下现有的信息,并权衡了一番,冷静地做出了“先跟他们一起对付妖怪,有什么事等脱离了危险再说”这样的决定。

    紧接着,重藏就翻身而起,甩出了藏在身上的几支苦无,攻向了山姥的双脚。

    要不说这重藏是忍术高手呢,他这手暗器的功夫,单论手上的力道和准度,绝不在黄东来之下,只不过他没有中原武者的内力加持,所以最终呈现的威力还是差点儿意思。

    而重藏选择攻击的部位,同样也体现出他身为忍者的老辣……那头重脚轻、四肢纤细的山姥,在被孙亦谐的石灰粉蒙住了眼、站立不稳时,双脚又被数支苦无命中,吃痛之下,自是失去平衡,朝后栽倒。

    这时,重藏又将一把如栗子大小的铁刺球洒了出去,垫在了山姥那硕大的后脑勺即将砸向的地板上。

    就这一套操作,孙亦谐看了,都不禁在心中暗自赞叹:“这个小人……有点东西啊。”

    轰——

    一息过后,那山姥应声倒地,其沉重的脑袋结结实实地砸中了那些铁刺球。

    然后这怪物就在地上疼得直打滚,但越滚、它的脑袋就越是在暗器上来回碾压……到最后那些铁刺球都深深扎进了它后脑和侧脸的肉里。

    而这时,山姥那被石灰粉大面积灼伤的双眼,也开始流出血泪。

    然,饶是受了这么多的伤,这山姥的力量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它在地上滚动的动静简直像是一头公牛在打滚,它那“嘎嘎”的怪吼也是洪亮无比,在这社殿内来回响彻。“不对啊……”这时,好不容易用内功调息暂时压住了内伤的黄东来站起来开口道,“怎么感觉你们把它给打出狂暴状态了呢?”

    好在这时,十二秒已经争取到了。

    隼人结完九印,手势又再度“归一”,返回第一手“不动明王印”,并颂“临”字真言,随即甩出了一个小纸人。

    却见那纸人,刚离手之际,只是像个纸飞机一样滑翔前进,但不到两秒,便突然变大、变化,化为了一个发光的六角牢笼,罩在了那只倒地的山姥身上。

    “大家赶紧跑吧,这个撑不了多久的!”放完这一式,隼人便立刻冲身边的孙黄和远处的重藏高声言道。

    “啊?”黄东来一听都愣了,“不是……你憋了这么半天放出来的术式,就只能关它一会儿而已?”

    “是啊,要不然呢?”隼人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黄东来心说,要换咱道家法术那读条十几秒、且还得用符纸才能发动的术,怎么说也不止这点效果啊,于是他又接道:“隼人,你说实话……你那道行,是不是也很菜?”

    “黄兄,首先你这个‘也’字……我感觉是在辱己谤人啊。”隼人道,“其次,你是不是对我们阴阳师有点误会?我们的术法要是动不动就能毁天灭地,或者也不用毁天灭地,就毁楼拆屋好了……那不早就被拖上战场了?”他顿了顿,“远的不说,你想想……我要是真有那么大能耐,我至于在海盗船上给人干几个月杂活儿吗?”

    人家这话也讲理啊,日本的阴阳师和中原的道门本来就不是一回事儿;人家阴阳师自古以来就是给贵族阶级服务的,阴阳寮这种机构也是隶属官方的,他们的重点本就不是修行,而是“入世”,乃至“入仕”。

    所以他们的本领,搞搞一般的驱鬼通灵还可以,但那种可以无差别伤害到普通人的术式,是不会有多强的,真的很强他们也不会在战国时代之后就被武士阶级给压着了。

    “靠!”终于,孙亦谐这会儿已忍不住了,直接骂道,“你们两个菜逼,到最后还不是得靠我!”说着,他就扭头往门口奔去,“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跑吧!”

    黄东来和隼人知道情况危急,故也不跟孙哥嚼磨,赶紧跟着孙哥往殿外跑。

    “喂!等等我!”本来不怎么信鬼神的重藏此时其实还有点懵,但他也顾不上慢慢品味这刷新后的三观了,直觉十分敏锐的他已看出,跟着这三个人走,存活的概率会更大一些,所以他也叫嚷着跟了上去。

    而这一刻,一直站在社殿另一侧的角落默默看着这边状况的白衣僧人,倒显得比他们都镇定。

    他通过尸偶的眼睛,看着那四人奔命一般出了殿门,却只是冷笑着自言自语:“哼……终究是一帮凡人罢了,在我埆形宗面前,纵然妖物也不过……”

    呼——

    白衣僧人那装逼的台词还没讲完,黑暗中突然又窜出了一道身着僧袍、身形高大的怪影,后者一把就将这白衣僧人的整个身体都攥进了怀里,随后压到地上,扑上去就啃。

    半秒后,白衣僧人周围的三名黑衣僧人,即他的尸偶们,皆是回过身来,抄起手中薙刀便朝那怪影的后背上一阵猛剁。

    然,这怪影皮糙肉厚,被三把薙刀疯狂砍剁也不以为意,且似乎越砍它就啃得越快……

    不多时,它就把自己嘴下的白衣僧人咬得肠穿肚烂,再起不能。

    纵然白衣僧人对自己的身体也做过一定程度的改造,但终究抵不过这致命伤,而随着白衣僧人的咽气,他所操控的三具尸偶便也都纷纷倒下。

    这时,那怪影才起身,贼眉鼠眼地探出脑袋回头望了望,随即又爬向了那些尸偶……

    那么这怪影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呢?

    此处书中暗表,其名为“铁鼠”,传说是因怨气而死的僧侣所化成的巨大鼠妖,是一种以“狡诈卑鄙”著称的妖怪;铁鼠最喜从暗处对目标发动长距离的冲刺偷袭,一旦压制住受害者,就会迅速将其啃噬致死,而且铁鼠越是负伤,攻击就会变得越疯狂,正应了那“穷鼠啮猫”之俗谚。

    就这样,又一名埆形宗的干部因自己的狂妄自大而命丧黄泉,他也成了又一个在这“天上山神社”中神隐的失踪人口。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又是幸运的,因为跟埆形宗其他的成员相比,他的死法已算是很痛快的了。

    毕竟咱下一段儿就要讲到那——孙亦谐夜伏埆形宗,黄东来粪淹阇亘僧。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